青岛新闻网:话剧《空房间》:两个女人的对话探索“母女”关系本质

家庭、教育、亲情关系,始终是民众关注的热门,1月10日即将在上海橙剧场可当代艺术中心上演的话剧《空房间》,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,诠释、探索原生家庭问题的泉源,因而备受瞩目。不同于时下常见的大制作戏剧,这场话剧中,登台的仅有两个成年女性角色,这对“母女”将用怎样的对话,撑起一场戏?

担任导演、编剧的未央既是一位科幻小说作家,又多年介入戏剧创作。由她编剧的作品《安徒生密码》曾在北京工人体育场、国家大剧院、上海文化广场等多个场馆上演。

《空房间》海报

《空房间》是她首部自编自导的作品,剧本原名《房间》发表于《中国作家》2019年影视版4月刊。剧本的创作,源于未央对身边大量女性同伙的考察。

“我陪同过我的一个同伙。她抑郁多年,最严重时泣不成声,问起缘故原由,却也只是由于和母亲的‘一些小事’,而我逐步发现,恰恰就是这种一点一滴的小事足以摧毁一个人。”未央告诉汹涌新闻记者。

对于一位作家而言,这样噜苏的家事乍一看普通无奇,但泛起的频率,却让她警醒。其中一位同伙的诉说让她印象深刻:在他抑郁最严重时,随身会带一根绳子,天天必须摸到这根绳子才气入睡。

这些极端的例子,也让未央想起了自己与母亲的关系。这么多年来,只管自己不曾在母亲眼前溃逃,但心里同样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。

“我总是显示得制止、镇定、理智,而我的母亲恰恰也是这样的人,我们是用理智相互匹敌的一对母女。”未央以为,没有争吵的亲子关系,同样有可能隐含着伤痛,“外婆过世的那天我们没有哭,我记得我问过她,‘妈妈你为什不哭。’她说,‘没什么好哭的。’看着其他送别亲人的人哭到泣不成声,那时我只有一个想法,若是我能哭出来就好了,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。”

未央说,在今后的时间里,只管自己已从求爱不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成年人,能够谈论、表达自己的感受,并不以此为耻,但这段影象以及越来越多从同伙中听到的故事,促使她写下了这个剧本。

剧本的原名为《房间》,之所以加上“空”字,正是想表达爱的关系中的错位。整部话剧中,登台的仅有母女两个成年女性角色。女儿娜娜是一位抑郁症患者,母亲以为她的病情严重试图把她送进医院。娜娜发现了母亲的目的异常气忿。

于是,就在这样一个晚上,两人展开了一场母女间的对话,关于父亲的死,关于责任,关于爱和恨,关于权力与控制。

母女之间的相互折磨就像俄罗斯轮盘,永远不知道“下一颗子弹会射向谁”,就在这个晚上,轮盘发出了震慑人心的响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