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图书馆:新型冠状病毒:布局简朴、因素简朴,但粉碎力毫不简朴

  (抗击新型肺炎)新型冠状病毒:结构简单、成分简单,但破坏力绝不简单

  中新网北京1月31日电 题:新型冠状病毒:结构简单、成分简单,但破坏力绝不简单

  作者 赵灵羽(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)

  2020年的春节,是个特殊的春节,各大公共场所停止营业,就连饭店和超市的顾客也比往常少了许多。而这些,都是由于2019年12月出现的一种病毒——2019新型冠状病毒(2019-novel coronavirus,2019-nCoV)。

  或许大家现在听到“病毒”,已经不觉得陌生。但其实直到19世纪晚期,烟草花叶病毒引发的农业大灾难,病毒这一微小的病原体才逐渐进入人类的视野。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病毒,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。除却人类健康,它们还在生物演化、环境变化等等方面影响着我们的生活,也影响着世间万物,若将我们的世界说成是病毒包围的世界,也毫不夸张。

烟草花叶病毒、腺病毒与噬菌体的结构(图片来源:《生物学 八年级上册》人民教育出版社)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/供图 摄

烟草花叶病毒、腺病毒与噬菌体的结构(图片来源:《生物学 八年级上册》人民教育出版社)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/供图 

  那么病毒究竟是什么,它长什么样子?2019新型冠状病毒所属的家庭——冠状病毒的结构又是怎样的呢?小小的病毒,为何有这么大的“破坏力”?

  不妨让我们一探究竟。

  最简单的生命形式——病毒

  流感病毒、艾滋病病毒、肝炎病毒、狂犬病病毒……病毒所引发的人体疾病目前大多还难以治愈,因此显得非常“可怕”。但其实,它们简直可以说是自然界中最简单的生命形式。

  病毒的组成成分往往非常简单,最基本的构成便是遗传物质(DNA与RNA)和蛋白质,有时也会存在糖类与脂质成分的修饰。

  病毒的遗传物质可以是DNA,也可以是RNA,同时又区分为一条链与两条链,即分为单链DNA、双链DNA、单链RNA与双链RNA四种。不过无论是什么DNA还是RNA,双链还是单链,这些遗传物质在病毒“传宗接代”的过程中都起到了决定作用——遗传物质指导了病毒蛋白质的合成,而这些蛋白质在病毒结构组成、增殖与传播过程中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病毒的结构往往也很简单,遗传物质位于病毒的内部,组成病毒的核心(图1)。而蛋白质则围绕在遗传物质的外侧,形成衣壳,又称为壳体。

  如果我们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衣壳结构,可以看到它是由许多颗粒状的单元结构整齐排列而成,这一粒粒组成衣壳的小粒子则称为壳微粒(capsomere)。壳微粒的排列方式不同,使得病毒的衣壳存在不同形态的区分。

  大多数病毒衣壳的形态可分为螺旋对称(如烟草花叶病毒)与正二十面体对称(如腺病毒)两种,除此之外,有些病毒的衣壳兼具螺旋对称与二十面体对称的结构(如噬菌体),这样的结构被称为复合型。

  但需要注意的是,并不是所有的病毒的衣壳都可以被划分为这三类。

  而蛋白质组成的衣壳,不仅仅起到了保护病毒遗传物质的作用,也参与了病毒的感染过程。

  除去最基本的遗传物质与蛋白质结构,稍复杂一些的病毒的外侧还有着由脂质和糖蛋白组成的包膜。包膜的主要功能是维护病毒结构的完整性,并参与病毒入侵宿主细胞的过程。首先包膜上的糖蛋白识别并结合位于宿主细胞细胞膜上的受体,包膜与宿主细胞的细胞膜结合,随后病毒衣壳与遗传物质进入宿主细胞内,完成感染过程。

显微镜下的SARS冠状病毒(图片来源:)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/供图 摄

显微镜下的SARS冠状病毒(图片来源:)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/供图 

  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都属于这个大家族——冠状病毒

  2003年,一场由SARS病毒引起的疫情,使得“冠状病毒”这个名词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。冠状病毒因其在显微镜下能观察到明显的棒状粒子凸起,形状好似中世纪欧洲帝王的皇冠而得名。

  1975年,病毒命名委员会正式命名了冠状病毒科。根据病毒的血清学特点和核苷酸序列的差异,冠状病毒科又分为冠状病毒和环曲病毒两个属。而在2003年引起爆发性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ARS)的病毒便属于冠状病毒科冠状病毒属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